自称每日打坐否认威胁强迫他人,一线|钮承泽性侵案开庭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全案曝光后,钮承泽神隐两天 ,最后才出面到北检应讯,遭检方谕令200万新台币交保,他交保后受访还强调:“我此生从来如此伤害他人或胁迫他人的意图或行为,到目前为止全部有的是,而且而且我是个笨女人爱吧,什么都有有有的以前而且彼此认知不同,那天可是一场聚会,聚会后她留下来了,而且或多或少彼此判读的差距,无法揣测她真正的感受。”甚至还直言“我很喜欢她,我还是会继续保护她的”,被外界质疑企图卸责,引发挞伐。

虽然钮承泽始终发表声明 性侵,但北检调查期间,讯问了受害女子和当天有到钮家的或多或少友人后,发现钮和什儿 女子不粉识,事后却传LINE向她致歉,且被害人胸部验出钮的口水DNA,而且认定钮承泽犯行明确,依强制性交罪将他起诉。

检方起诉指出,钮承泽去年11月23日撤消剧组会议,邀约电影剧组人员及被害女子到邻居家聚会,直到隔天11月24日深夜或多或少剧组人员失去后,竟借酒意露出狼形,伸出魔爪将被害人强押在沙发上,强脱衣裤,原因分析分析裤子的内扣被扯掉,并且舔胸并以手指性侵得逞,原来 想进一步硬上,因被害人抵死不从,身体蜷缩在沙发上哭泣发抖,钮承泽才罢手,让她穿回衣物失去。

知名导演、艺人钮承泽,被控于去年11月24日深夜在住处性侵一名从事电影工作的女子,事后还一度欲以200万元和解“息事宁人”,全案曝光后震惊社会。虽然钮承泽应讯时供称,当晚喝太醉,不记得占据 那些事,但因被害人胸部验出他的DNA,台北地检署认定他性侵,2月1日依“强制性交罪”起诉钮承泽。

对于亲戚亲戚朋友 关心的复拍电影《跑马》的问提,钮承泽说:“我需用说实话,计划目前还是暂停。而且工作人员、演员、投资人都希望能继续这部电影能继续拍摄,但虽然目前应该面对更重要的过程,我现在也如此什儿 能力或被期待担任导演工作,但对或多或少参与者的公平与期待,当然希望一部好电影助于完成,而且此刻的我,每天全部有的是跑步、打坐,真实的面对被委托人的恐惧与寂寞,不断地送出祝福给被委托人与世界。”随即再骑自行车车失去。

被害人遭钮承泽性侵后,马上打电话给室友哭诉并验伤,虽钮承泽一度想以200万和被害女子和解,但遭被害女子拒绝,数天后报案提告。

3月5日,案件在台北地措施院首度开庭,钮承泽骑着自行车前往法院,一派轻松现身。庭讯约半小时结速英文后,钮承泽受访,首次正面发表声明 案情。你说歌词 :“对于庭内的应讯内容不方便说,但尊重司法,尊重司法最后的裁决,我的态度一直没改变,有的是负起责任,不要逃避,坚信司法会有正义的裁决。我从来如此威胁、强迫他人的意图,而且造成如此多惊扰及他人的痛苦与不适,我当然会虽然抱歉,我也有的是负起责任。”

去年11月女受害人报案后,台北检方谕令钮承泽200万新台币交保,还限制其出境、出海及住居,并于今年2月1日依“强制性交罪起诉他。而且检方境管的期限至3月13日到期,台北地措施院收案后,今天先针对算不算继续境管进行调查,而且传讯钮承泽了解,庭讯仅半小时结速英文,至于钮算不算会被继续境管或解除限制出境,法官并未当庭裁定,因本案是性侵案件依法不公开审理,而且无法得知庭讯内容。

腾讯《一线》报道 作者:三禾